太極,太極拳,太極班,陳式太極


太極拳學習筆記
 

五、驚鴻一瞥

 

須用周身力,反折用肩打,非第肩力,而肩聚精地也。如敵人以兩手摟吾肐膊,引近彼身,勢幾前傾,吾肩膊正近敵胸,吾肩向外反折回擊之。

 

<陳氏太極拳圖說卷二、背折靠(庇身捶後勢) (陳鑫)>

 

2006/03/28

大師兄帶眾師兄弟操練忽雷形架至金雞獨立一式,之後重覆再練了兩遍。

 

後來,大家練習技擊。老師叫我們四位師兄弟圍攻他,他左閃右避,步法輕盈,身法忽高忽低,我們始終沒法碰到他的身體,我們一出手便被老師推開、擒鎖住、擒摔住…大家一時間也拿他沒法。回想起來,我們的「出手」,便只是出手,而老師的反應卻是手腳齊到,上路擒拿摔打的時候,下路同時闖進我們馬步之中,我們除了很容易便失去平衡之外,心裏也有一種驚慌的感覺,所以我幾位師兄都只是一攻即撤,滿場遊走。

 

我見三位師兄始終沒法靠近老師,心想如果我可以出其不意拍一下老師的膊頭,也算不錯,於是便聶手聶腳,一步一步走近老師後面,剛好在出手之際,老師忽然向後退了一大步閃避師兄的進攻。那可不是一般普通向後退呀!而是以胯走圓,形成了一個向後退的下勢,一下子閃進了我的中門,形成背靠勢,老師的右肩胛正正「靠」在我右邊的氣門位置,狠狠地放了一下拔根勁,把我放開七、八步,雙腳才落地,跌個四腳朝天。幸好浸大李作權大道鋪了光滑大階磚,手腕和手掙落地時才不至撞到皮破血流,但也因為這些大階磚,我跌落地後還得再滑後了幾步才停下來。

 

那時候,我記得剛把手遞了出去,準備拍一下老師的膊頭,只是忽然間見到周圍的境物都往下沉,跟著聽到幾個師兄大聲叫喚,之後感到自己在地上滑行,到停下來時,腦海還是一片空白,說不出話來。

 

幾位師兄連忙扶起了我,拍拍我身上的灰塵,重覆問我有沒有事,我說好像沒事,手也沒有擦傷。老師連說不好意思,說這一下「好應」,叫我慢慢深呼吸,看看有沒有什麼地方覺得痛,我當時只覺得右肋隱隱作痛,但不想叫大家擔心,所以便不說出來。

 

我問老師這是什麼招式?怎麼沒見過老師演練過呢?當下請老師再示範和解釋一次。老師說,這一「擊」不是有意的招式,他甚至不知道我走到他的背後,後退也是一個純粹自然的反應,所以他也不清楚自己是怎樣做出來的。我看著大家,面上一片茫然,心想怎麼可以受了一下這樣的重擊,交了這樣重的「學費」,連那招是什麼也不知道,道理怎說得通呢?後來努力回想整個過程,總算大概知道老師這一招技法,但是始終也做不到那種效果,有點可惜。

 

後記:

我要整整兩個月,右肋才完全不痛。在這兩個月內,說話稍為大聲點便痛,如廁完站起來也痛,連躺在牀上想坐起來都覺得痛,使我明白到保護氣門的重要性。其實老師教拳的時候,總是敦敦告誡,要沉肩墮肘,手不要伸直,我一直只是當耳邊風,今次受了這個教訓,雖不是有意為之,但是如果我有做好墮肘護肋的功夫的話,傷勢應該會輕得多。從好的一面想,右肋所受這一撞擊,一撞便撞闊了我的視野,瞥見了一片新天地,倒也不是白捱的了。

SHARE

 

 

     Copyright © 陳氏太極拳香港總會 Taichi Elit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