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太極拳,太極班,陳式太極


我的功夫故事
 

 孟老與武當派

 

貳零零一年的時候,我在深圳跟隨孟志忠孟老師學習太極拳,學的是陳氏太極中的新架,那時孟老已是六十多歲了。後來為方便學習我也住進了孟家,常被孟老凌晨三點多叫起身到屋外練拳舞劍。

 

孟老祖籍河南新鄉,他和父親也是跟隨陳家溝四大金剛之一的朱天才老師學拳的。孟老除了練太極拳,還長年研究道家的功法。他年靑的時候,可以倒立睡覺,頭頂地腳向天睡一夜。當時他還馬上示範給我看,真的倒立起來,說需然年紀大了,但倒立一兩個小時休息沒有問題。孟老以前還和一個武當道士同睡一房,一個倒立,一個打坐,比一比對方的功力。結果兩人維持着這樣的姿勢一練到天光,雙方引為一大快事。

 

           深圳仙湖植物园

                                仙湖內其中一處地方,引人入勝。

 

事有凑巧,孟老說完這事不久,一天我們一行數人去仙湖光園練拳和遊玩(仙湖光園大得很,整座山分行多主題區域以供遊覽),其間行至一涼亭中休息,亭中有一老闆是做茶水供應的,我們便坐下喝一杯茶休息休息,欣賞一下山水風光。老闆見我們數人一身功夫服,便閒聊起來。這一聊可不得了,原來老闆是武當派的,還是武當的正式傳人。孟老這一聽,便說道可真巧,把當年晚上所發生的事情告知老闆,希望能打探到那武當道士的消息。可惜的是老闆並不認識那武當道士,但這樣也無損孟老的興致,和老闆長聊起來,最後還交換了聯絡方法,將來交流交流。

 

            深圳仙湖植物园药洲

                                           仙湖內的葯洲

 

 

孟老曾經拿過幾個飛鏢給我看,像忍者用的那種,鏢身是黑色的。這是他年青時練的,每天到公園找一棵樹練習,他說後來練準了,天天都打在同一位置上,樹上給他打出了一個洞。我覺得現代生活飛鏢作用不大,而且也沒有興趣,所以就沒有練了。

 

申延資料:深圳仙湖網頁

 

2010-11-27

23:58 pm

SHARE

 

 

 

     Copyright © 2018 陳氏太極拳香港總會 Taichi Elit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