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太極拳,太極班,陳式太極


我的功夫故事
 

煙和酒

 

每次回河南老師的家,總要帶備一些禮,以示作為徒弟的敬意。而煙和白酒是必不可少的,需然老師不喜好,但這是中國的一種傳統禮貌。缺了,便是少了禮數。

 

煙我是不抽的。在國内應酬和朋友苦勸下也只是抽過幾次。不曾上瘾。每次我回河南,方便的話總會買幾包香煙給父親嘗嘗。香煙的牌子叫作"黃金葉",分作幾個等級。當然我會買高等最貴的,盒子是金色,拿在手中也是一種藝術性的享受。而且煙身也是特別的顏色,非一般可比。高等級就是不一樣。我也抽過一根,確實可口。河南除了四大懷藥之外,煙草也是很有名的。中國大部份的香煙煙草也是用於河南,包括所有名煙。

 

酒我喜歡小喝。年青時喜歡玩樂、貪杯,也不知是對酒的糟蹋。及後人生經驗越廣,才明白何為享受人生。

 

早期在深圳孟老師家學功夫,一圍人在老師家吃飯。桌邊人皆來自五湖四海,師兄弟姊妹門吃飯聊天,把酒作樂,無所不談。當晚先喝了二三款白酒,酒名確實記不起來了,畢竟過了那麼多年。只記得孟老最後高興得連壓箱寶也拿出來----茅台。可不得了,把我的一個同門喝得手舞足蹈。他和我很要好,五十歲左右,性什倒也忘記了。這麼快就七年。他一邊喝一邊說自己兒子的不爭氣,說著說著,又說到他會唱大戲。一站起來便又唱又做手給我們看,醉意大作。最後我扶着他進厠所吐,我用普通話說:"沒關係,咱們是一家人。"那一頓飯吃得特別有意思,充滿人情味。對了,他是浙江人。

 

另一次到徒弟家中吃飯,飯前師徒三人飲酒吃滷水小食。吃至中段,他們都說有好酒要拿出來,一個去廚房,一個回家。回家拿的是放了七八年的XO(應該是軒尼詩吧),廚房拿出來的忘了是人頭馬或軒尼詩了,他說:這是我阿爸留給阿恩結緍喝的,留了二十幾年,現在喝了它!"(阿恩是她女兒,一家四口都跟我學)

 

記得有一年聖誕,幾位徒弟和家人親戚一起過聖誕,開了party邀請我去。屋主也是我徒弟,曾跟我學過一段短時間,和他廷投緣。他四十多歲,以前在外國IBM做,年青時一個人深入四川山區當地住過半年,又到過很多地方,有不少經歷。我們見解也相同,愛情、政治、飲食、功夫、經歷等等無所不談,有次談到西安,去過的地方、走過的街道,再三回味。那次聖誕party他便焗了大火雞,餐後還弄了一個花鵰酒煮梅。

 

我最喜愛的是二鍋頭。家裏有一瓶舅父大慨十年前給我的Martell VSOP,他當年說已放了七年。物以旱為貴,這一瓶沒有特別事也不開了。

2008

SHARE

 

 

 

 

     Copyright © 陳氏太極拳香港總會 Taichi Elit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