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太極拳,太極班,陳式太極


我的功夫故事
 

陳照丕高徒陳德旺

 

剛剛認識老師的時侯,很多事情都不敢問得太過深入,怕觸犯了陳家族人的忌諱。事情往往總是這樣,你越不能問,就越想問。弄得自己心癢癢的。尤其是真正的陳家拳究竟是怎麼樣。我想見的是原汁原味,没有半點改動的陳家拳。這個問題一直圍繞在我心中,直至有一次我終於忍不住,問了老師。

 

那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下午,老師和我在大廳裏聊天,說拳理。說着說着,我把話提引到陳家拳的拳架上。我問道:”老師,現在外面教的陳式太極把架子動作都拉得很大。真正的陳家拳是怎麼樣的?”老師解釋了幾句,見我意猶未盡,說道:”晚上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那天我再也没有問這件事情,和平常一樣,睡午覺、練拳、聽拳理功法和推手。直到晚餐過後,老師對我說道:”走!出去逛逛。”我知道時侯來了,便跟着老師穿過小院,推開家裏的大門,往陳溝的小巷中走去。

 

我們穿過田地,穿過陳溝中的大街小巷。老師跟我說道:”你不是想再看看陳家拳嗎?我現在帶你去。”我跟着老師一直走一直走,走進了一條小巷裏。老師指着不遠處道:”到了。”我往前方望去,看見一間農家房子,很普通,而且有點破舊。老師說:”陳家拳我帶你看過幾家了。我們家的,我堂弟家的,陳立法老師家的,今天我便帶你去看看陳德旺。””他是陳照丕的徒弟,四大金剛的師兄。性情比較古較,也沒有收過徒弟。”

 

把我們迎進屋裏的便是陳德旺本人,看他個子不高,年紀也不少了。家裏就只有他一人。寒暄過後,老師便很快切入正題。要陳德旺老拳師為我們表演一下。當時我可是很興奮,因為每次見到陳家裏的陳家拳,獲益都非常多。如果不是由老師領着,根本不會有機會看到。這和武術學校所看到的完全不同。

 

老人也不多說話,站起來。定一定便起式了。他打了幾個動作,我便印證了心中的疑惑。現在外面所流傳的陳式拳,果然把架子拉開了。祖傳下來的陳家拳,不管是大架、小架和忽雷架。他們對手腳的運動範圍要求都一樣,因為這是人體力點力學的關係。只是動作有所不同。因此有[大架不大、小架不小]之說。外面的人誤解為大架架式要拉得比較闊大,這是過於顯淺的。不論那一種陳家拳架,運動範圍都是一樣的(在一定範圍內),因為這是引動內氣的其中一個關鍵,是陳家傳下來的練功法。陳家的練功步驟是從大圈、練至小圈,再練至不見圈的。

 

陳德旺老拳師一直打到掩手肱捶,金剛搗錘。打了頭一段。最後一個震腳,然後兩手一分,上提、下按。收式也是穩如泰山。固中味道,非文字所能表達。很可昔的是,我上一次回陳溝時,他已經去世了。他跟我說拳的情境,至今仍歷歷在目。那一口濃厚的河南鄉音,至今也忘不了。

 
2009

SHARE

 

 

 

 

 

     Copyright © 陳氏太極拳香港總會 Taichi Elit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