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太極拳,太極班,陳式太極


我的功夫故事
 

陳省三後人陳立法讚賞

 

有一天夜裏,老師又帶我去串門子。不知怎的,總是晚上去串門子,帶我去拜訪拜訪,見見陳家人,長長見識。為什麼不是在白天呢?不過晚上也好,很有武俠小說的味道。老師在路上已經跟我說了,這次帶我去見的是陳立法老師,是陳家溝陳氏家族理事會的長老。他祖上是很有名的陳省三。陳立法老師和我的老師自小認識,這次便專程領我來,讓我增長見識。

 

在村口的小商店,我買了一些香煙,再提着一壺酒。跟在老師身後,穿過古舊的土巷,往陳立法老師家走去。月黑風高,在門口迎接我們的便是陳立法老師。陳家溝人總是特別的熱情,才剛一坐下,陳立法老師的太太便端出熱茶,讓我們暖暖身子。陳立法老師和我老師聊着聊着,把話題聊到我的頭上。當時也不明白老師的用意,後來慢慢便懂了。陳立法老師知道我學過老架、新架,便問我是跟誰學的。他們家祖上的拳已將大架和小架融在一起。陳家溝很多家都是這樣,代代都互相交流,都融在一起了,各有各的風格。關鍵是掌握好內練法,這是不變的。和陳立法老師聊了一會,他便叫孫兒為我表演表演。這個小孩才六七歲,一打起來一招一式都是有板有眼的,可不簡單。在陳溝,很多娃娃都會練拳的,所以說是太極之鄉,是沒有錯的。

 

看完了表演,陳立法老師便對我說:你來打打看。當時也没有驚慌,因為每逢老師家有人來,都是叫我去表演的,習慣了。這次也是一樣。我先打了一段老架,心裏想想,還是不要打發力吧,打鬆柔便可以了。打完了老架,我便對老師道:”我打忽雷了。”老師應了一聲:”嗯。”再接著道:”打點發勁。”我點一點頭,站立好,便開始打了。打了一段鬆柔之後,意念一動,便勁內速換,發忽雷勁。這時我聽到陳立法老師的太太道:”啊!有內勁、有內勁。”我斜眼望了一望老師,見老師笑了。打完後,陳立法老師也一臉很高興的表情。

 
2009

SHARE

 

 

 

 
 

     Copyright © 2018 陳氏太極拳香港總會 Taichi Elit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