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太極拳,太極班,陳式太極


我的功夫故事
 

拜師儀式

 

拜師。我從來都没有實質慨念。只是喜歡功夫,便一直練下去。江西竹林寺螳螂拳是父親傳給我的。東江周家螳螂拳則是葉瑞師父傳给我的,師父晚年收了我,我是第五代、屬鳳字輩,也没實行過什麼拜師儀式。所以當陳氏家族理事會陳慶雷老師說正式收我為入室弟子時,我需然很高興。但也没有想過會有一個這麼隆重的拜師儀式。

拜師前除了要選日子,還要預備拜師帖、回師帖和拜師禮等等。前一天已經要請廚子來做菜預備”三八席”(三八席的吃法是每席有八個涼菜和十六個主菜,也有稱流水席或洛陽水席),廚子也忙了兩天。儀式當天由陳氏家族理事會重要成員執行儀式,甚至家族理事會的前任理事也來了,當時確實是嚇了一跳。早上理事會重要成員之一陳立法老師便在屋裡教了我古代中原行的禮節,十分武俠小說,像回到古代一樣。拜師儀式到最後,還由陳家溝陳氏家族理事會蓋章簽字,場面十分隆重。這是全球首宗,亦都是第一次由陳家溝陳氏家族理事會蓋章所承認的拜師儀式,以前從未有過,可說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

 

以下是我學生寫的舊文,內裏介紹了當日拜師時的一些情况:

 

接下來的日子,師公正忙著師父的拜師儀式。拜師儀式於2006年12月27日舉行,意義重大,
過程簡單樸素。在當天日上,師公家門前高高懸掛起--周展程拜師儀式。執行古時留下的儀式,
帶著一點武俠小說的情節。由理事會的長老先作簡單介紹,後師父向陳王庭和蔣發畫像跪拜。
在放過鞭炮之後師父向師公和師母磕三個頭,交了拜師帖,師父正式成為師公唯一入室弟子。
當日相當熱鬧,相信師父感觸良多。
我身兼本會特派記者,是當天全球唯一可報導拜師儀式和訪問師父的記者。

 

2009

SHARE

 

 

 

     Copyright © 2018 陳氏太極拳香港總會 Taichi Elit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