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太極拳,太極班,陳式太極


我的功夫故事
 


太極--我練功之苦

功夫,是我的生命。

 

我下了很多的苦功去練功夫,太喜愛了,接近瘋狂的地步。有兩次是最瘋狂的。

第一次在1999年至2000年間,接近整年時間每天練十小時,朋友通通不見,所有玩樂取消,每天只是練習,吃和睡。那年我才十八歲。就這樣練了一年。

第二次是在零四年,毅然放下香港教拳工作,去河南陳家溝老師家特訓兩個月,早晚閉關苦練太極,其苦實不足為外人道。

 

說這兩次是最瘋狂,是因為維持時間比較長。其它的日子,我也是刻苦練拳,太喜愛功夫了。我每天練四五小時是等閒事,十多套拳也很普通。零一年時我初學關刀,轉關刀時用力太猛,打傷了膝蓋內部,一微蹲馬步便隱隱作痛,更別說練低馬步,使我很灰沉。有一次練拳,我一蹲便痛,我便想:”不管了,練吧!大不了我的腿廢了,長不了功還行嗎!”我便蹲馬步練了,什麽也不管。你說,我是不是很喜歡功夫?幸好零二年尾學了太極忽雷架,上下起伏的動作把血氣打通,後來也没痛了。

我零二年尾至零六年間每年回陳家溝三次,每次半個月,沙士最嚴重期間我也照上無誤。對一個繁忙的都市人來說,是很瘋狂的。

 

 

零八年三月,我安排自我特訓。一口氣不停地練了二十套忽雷架,數個小時。忽雷架比老架累很多,因為忽雷架不停起起伏伏,對腿力的要求很大。老架我在零一年時已經可以日練二十套了,是一口氣,沒停的,很簡單。但忽雷架我在零四年陳家溝閉關時,只可以早上一口氣練十套,下午又一口氣練十套,共二十套太極忽雷架。晚上再練低馬步推手。所以我零八年時便想有所突破,自我特訓(每日我還要教拳工作)。

 

有一日我狀態很好,便打算一口氣不停地練十套。當我快練完了第十套,已經很累,突然一想,突破二十套吧!這個慨念一起,便再也停不了。由第十一至第十五套期間,我也打發勁,發勁,二起腳,拍腳,跳躍翻身全都很爽,還左閃右閃,這是陳氏太極拳裏較高級的練法,很費體力,但我完全不累。但一練到第十五套後段,我開始没有力量,而且擔心會不會突然死去,很恐佈。我只猶豫了一下,便想:怎麽了?我一直也是這樣練啊!不管了,練!我就是在這種堅持下,一口氣,沒有停過,完成了二十套雙腿起起伏伏,包含發勁,跳躍,踢腿,閃身的陳氏忽雷架太極拳。真爽!

 

我為武術而瘋狂的事實在太多了,寫也寫不完。

 

2009-9-18   SHARE

 

 續寫我練功之苦  2012-11-2

最近番看自己所寫的文章,看到我練功之苦這一篇,突然想有所補充,就再在這一頁寫下去,續寫圍繞這主題的一點情況。

這一篇續寫應該把標題改一改,因為要說的是我太極事業的付出,或者說我為太極做了什麼事比較貼切一點。我在自己的太極事業上做過什麼呢?足夠了嗎?有時候,我覺得發展的進度比我原本安排的和預料的慢了一點。不過一切也急不來,做好自己本份,盡力了,其它便看天意,這也是太極的道理。

陳氏太極忽雷架是太極的精華,很多練過陳氏太極的,或是練過其它家派太極的,也都專誠來求學。要知道,太極忽雷架以前在香港是沒有人認識的,是我把忽雷架帶來香港,把它發揚光大,開枝散葉。

當初發展陳氏太極忽雷架的付出可大,以前我教授的是陳氏太極中的老架和新架,這兩套拳一早已廣為人熟知,所以那時候不停也有新學生加入。而且我的學生在不同的比賽中皆有獲取獎項,整體來說前途是一片光明。

後來到陳家溝跟隨我的老師陳慶雷老師學習陳氏太極忽雷架,其中功法十分寶貴,包含陳氏太極的精華,共有十五層功法。不過因為保守和歷史原因,引致現今面臨失傳的危機。我經過幾年跟隨陳慶雷老師學習太極,加上前幾年所練出來的功底和一班跟隨我的學生,便在零五年開始教忽雷架,決心把這太極精華推廣好。

一開始的時侯確實很苦,太極忽雷架在香港沒人認識,招生十分困難,和老架新架不同,你一說人家便知道是什麼來的。所以在當時我找公司做了一個陳氏太極忽雷架的網站,需然內容只有十頁左右,但已包含了陳家溝陳氏家族太極拳的發展,忽雷架的來源,十五層的內功功法內容,報名詳情,太極文章和太極養生介紹,整個網站把來源介紹得很清楚。再加上連續幾年學生們都以陳氏太極忽雷架去報名參賽,一打出來人們便開始有印象了。而且在比賽之前都會設計宣傳單張,印刷好後便在比賽當天在會場內免費派發,我記得有一年設計到有整張報紙那麼大,經過幾年的宣傳,人們開始了解陳氏太極忽雷架。

後來我在零八年出版太極書籍,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出書,當然要全心全力投入。這本書名字叫陳氏太極忽雷架全攻略--哲武行者,名字是出版商起的,內容等所有東西都是我自己一手包辦。這也是忽雷架在歷史上的第一本書,以前從沒人出過,我是第一人。我在零六年開始為這本書的出版而工作,至零八年總計兩年時間,花的心血精力很大。不過花的精力也比不上現今你正在看的這個網頁的十分之一,不過這是出書後的事情,我等一下再說。

說回這本書,我用了兩年那麼長的時間去做,原因是眼見外面的太極書都是互相抄襲,天下文章一大抄,或是拍一套拳術的拳照,再簡單寫一下便成書。我不願意這樣做,我做一定要做到最好的,因此整本書數萬以上的文字都是我自己寫的,包括二十篇內功文章,沒記錯的話整本書的文字總數大概是三萬五千字,要知道我是不懂書入法的,全部都是我自己用手寫板一個一個字寫入電腦裏,手寫板的認字功能一般,實在是很慘。

書中的分類,內容構思等我都詳細考慮過,甚至有簡紹太極發源地陳家溝,那一部份寫得和旅遊書一樣,介紹了當地特產,交通,氣候,飲食和附近城巿如洛陽,開封的旅遊點等等,還有一張陳家溝平面地圖,圖中以圓點和圖畫標明了太極拳祠堂,學校,碑林等等,極盡心意。這本書出版時在各大書局都能找到,後來香港的圖書館把我的太極書收錄,所以學生們買來收藏溫習也行,去圖書館借也行,十分方便。

這一次寫到這裏,下一次再續。

2012-11-2
23:35

 

再續我練功之苦

上次應該是寫出書時的情况,看一看日期,今天是十一月十四號,已經十二天了,時間過得真快,出書已經是四年多前,當時拍太極拳拳照也不簡單,找來幾個學生,三部相機,從不同角度拍攝。

以前有一個學生是玩拍照的,是專家級,所拍的照片也拿過獎,作出過展覽,平常本會的活動也由他操刀拍攝。不過他已沒練一段時間,也很忙碌,所以也不好意思麻煩他。但是就苦了幫我拍攝的學生了,拍了數小時,共七十四個太極招式動作,每一招從不同位置角度拍攝,有些動作還要拍數次才行,都把他們搞得很累,我一直蹲馬步,他們也是一直蹲馬步。

當我回家把相片儲進電腦時,三部相機要把相片分成三份,合共約八佰多張相片,還要選擇每一個太極招式或過渡動作,用那一部相機所拍的照片較好,不停按來按去分浙,眼睛和精神都累得很。這只是出太極書前所做的其中一個部份。

我一出完書以後,馬上著手搞全新的網站,就是現在你看到的這個。我的野心很大,決意要搞一個最大型的太極網站,所有資料都是原創的。

2012-11-14
14:15

 

 再續寫

 

上次說到搞一個最大型的原創太極網站,沒錯,就是所有資料都是自己搞的,沒有半分抄襲的成份。現時的太極網站,大多是只得數板網頁,資料內容缺乏,在這些網站上只可找到如何聯絡該太極師傅的方法,幸運的你還能找到一些很簡單的介紹。另一種太極網站,資料很多,多得像圖書館一樣,但內容大部份都是抄襲回來的,沒有原創性可言,而且版面的資料太多,過於複雜,對於一個初學太極拳的人來說,這不是利於他們找尋資料的地方,因為他們根本不知從何處著手。



以上的這些問題,在網上的太極網站上已存在很多年,好像沒有人發覺,又或是沒有人想過要把它搞好。我對此的要求是很嚴格的,接近完美的地步,要麼不做,一做就要把它做得最好。好像之前說的出書,正常來說,應該兩萬多港元便能搞定,但在和出版社硏究的過程中,我越加越多東西,力盡完美,例如封面上加上一個很大的盪金閃電符號,和我的卡片一樣,代表陳氏太極忽雷架,正常一本書是一佰六十多頁,我好像加到一佰九十多頁,而且每頁紙的尺寸也比原來的大,這樣便用多了很多紙,在紙質方面,我選的是出版社提供日本運過來最高級的那種,紙質和手感根本和其它書完全不一樣,摸上去是很舒服的,沒有粗糙感。


最後這本書要七萬元才能完成,比起本來的二萬多,約多出了三倍。我就是這樣子,認為值得的便去做。這本書,我根本沒有想太多回不回本的問題,我已預計是不能回本的,我做的是我想做的事,出版社當時也跟我說出這本太極書沒怎麼賺我,我們大家看到太極書的製成品,都感到非常滿意。在上一年,我收了一個年約六十的學生,來跟我學習太極,他以前是做出版的,做了三十四年,是老行尊,他一值很欣賞這本太極書。早幾個月,我告訴他出這本太極書用了七萬元,他說以這個價錢來說,那出版社沒有怎麼賺了。我從來沒有懷疑過出版商,因為他們也是年青,有夢想,交談中他們也十分盡責,不過數年後經徒弟一說,想起零八年和出版社的兩位青年才俊老闆合作,大家那種充滿熱誠,夢想和熾熱的眼神,確實很令人激動。


這兩位老闆是我的一位徒弟介紹的,她叫做芝靈,是做塔羅九型人格等,是西方命理的專家。她喜歡到處探險遊玩,有一次她便深入新疆,深夜在山頭處也不知是迷路或是探險,還伴著不知是狗或是狼的叫聲,黑夜朦朧,其大膽可見一斑。早幾年從台灣引入,在香港搞的熱熾熾的連鎖式漫畫書坊---十大書坊,便是她弟弟搞起的,很本事。芝靈以前出書,便是找了這出版商,覺得好便介紹給我,所以真的要向芝靈說聲謝謝,和這間出版商---文化會社--合作,確實是很有意思。


2012-11-17
14:34

文章的標題是我練功之苦,我練功的經歷,對其它人來說是很苦很瘋狂,但是對於我來說是香甜無比,如果是苦,我也沒可能一天練它十個小時了。說苦的,便是發展太極拳的過程,需然是自己的目標,還是一種使命,我從全無經驗開始,一步步的向前走,去思考去學習,為了推廣太極這門中國功夫而學習其它東西,這是其它武術家不會去做的。我去進修英語,去學西班牙語,去上法語課,我記得四年前用英語基本的和外國人溝通也有問題,但是我不斷努力,去坊間的語文學校進修,去位於金鐘的英國文化協會學習上課,在外面的咖啡廳星巴克看英文報紙,當時需然看不懂,但也拿起詳細地看,日子有功,很多字也認得,那些字和什麼題材有關連的,意思是什麼,再有空時看看字典,慢慢便會明白,而且在學西班牙語和法語的過程中,和很多外國人溝通,英語也隨之進步,所以我的學生當中也有很多是外國人,英國,美國,蘇格蘭,日本,韓國,澳洲,泰國,西班牙,新加坡等等都有,這全懶我這數年來對學習英語的堅持,除了把基本功、初級和中層次的東西教給外國人,我還能用英語把高層次的東西教給他們,能用英語把這麼難的東西教給它人,我是感覺到很高興的。所有東西都是經過自己深深的思考,如何翻譯讓外國人明白,這裏面包含了轉變和創造,在這個過程中,我唸翻譯出身的妹妹說:哥,你現在做的便是翻譯呢!我才知道這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但其挑戰性充滿趣味,很有意思,我常常叫我妹妹幫忙檢查和翻譯,從中偷師,而且有很多文句,好像太極網站的英文版,很多專業用詞,我完全沒能力去做,便是由她全盤翻譯。

2012-12-12
14:19




 

 

 

 

 

     Copyright © 陳氏太極拳香港總會 Taichi Elit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